您好!欢迎你光临一个反服贸学生的声音:反黑箱不等于支持“台独”_陕北山丹丹文化网!

体育

I

交友

I

论坛

I

会员注册

I

本站搜索

I

收藏本站

当前位置:首页 >>>东方红新闻>>>国内要闻>>>一个反服贸学生的声音:反黑箱不等于支持“台独”
一个反服贸学生的声音:反黑箱不等于支持“台独”
发表日期:2014/4/19 11:23:00 出处:凤凰网 作者:未知 发布人:hwz1990 已被访问 190

台湾反服贸协议运动持续20多天,期间学生甚至一度占领“立法院”让“议会”停摆。反服贸运动发生的原因是什么?参与者如何看待和评价这场运动?这些学生的诉求是什么?带着这些问题,凤凰网对话参与此次运动的台湾大学社会所研究生黄赞文。

黄赞文告诉凤凰网,这次学生参与主要有三个原因:对马英九“政府”不信任,认为服贸协议对台湾弊大于利,对大陆尚有疑虑。他说,近年台湾GDP在增长,但经济成果却被既得利益集团把持,一般民众无法分享,导致贫富差距越来越大,同时青年就业等民生问题也处理的不好,而且政党凌驾于“国会”之上,这是他们不信任国民党政府的原因。黄赞文指出反对国民党,并不等于支持民进党。

当被问到不少人将反服贸运动与支持“台独”等同时,黄赞文向凤凰网强调,“我非常不满有人将反黑箱服贸扣上‘支持台独’的帽子”,现场有各种立场的人。他说,统计显示很多台湾人的“统独”立场虽然持续改变,但总体整体比例沒有太大变动,支持维持现状的最多,马上“独立”或马上统一的都很少。黄赞文称,尽管此次运动的领袖陈为廷和林飞帆曾公开称支持“台独”,但他们的意见并不能代表所有学生的意见,而且他们也没想要代表任何人,所以不能用代议政治的逻辑去批评他们。

对于学生运动对民主法治破坏的质疑,黄赞文表达了他的声音,有很多证据显示,台湾民主的“宪政”已经无法自我修正,“国会”没办法正常监督“行政院”,所以宁可让“国会”暂时停转,也要让全台湾人民一起关注台湾的“宪政”问题,“社会抗争,虽然会有一时的成本,却会带来无法计算的公共财富,譬如更稳定的民主程序、更多人关心公共事物”。

对话:张昱 艾曦

学生参加反服贸运动的三大原因

凤凰网资讯:你从什么时候起开始参与这次学生运动的?是开始就参加了吗? 

黄赞文:没有,我大概是3月24日左右。  

凤凰网资讯:据媒体报道3月24日以后警察大规模抓人,这个时候你为什么还加入?

黄赞文:我得到的信息是当时没有大规模的人被警察逮捕,群众最多是被带去做笔录,或者寄传票约谈,我印象中目前已经有超过两百人被约谈。

我这个时候去,是因为有人在组织“公民审服贸”的活动。这是一些关心民主政治、关心审议民主和社会民主的老师发起的活动,他们认为这是一次在街头引导民主讨论的机会,十分难得,目的是依照审议民主的精神带动讨论。

另外,据我所知,3月24日清晨警察驱离的手段违法,引起更多人去现场声援。

凤凰网资讯:作为参与者,你们为什么反服贸协议?是反对其内容本身还是程序?

黄赞文:这个问题我想了很多天。事实上到现场的学生的原因不尽相同,据我观察原因主要有三个:第一,对马英九“政府”不信任;第二,认为服贸协议对台湾弊大于利;第三,对大陆尚有疑虑。

凤凰网资讯:对“政府”不信任是因为什么?

黄赞文:来到现场的人表现出对“政府”或者国民党不信任。需要补充的是,信任的人不会到现场,所以不能说全台湾的人不信任“政府”。

不信任的原因,我认为概括起来是民生状况不好。这包括三方面:

首先,GDP在增长,但果实流入财阀等既得利益团体手中,一般民众无法享受经济成果,贫富差距使人民生活痛苦。

其次,公民教育。参与此次运动的人有一半是年轻人,接受过民主、“宪法”的基础知识,这促使他们思考“政府”的各项行为。

再次,据我所知台湾青年失业率超过10%,学生很有压力。

大部分参与者认为服贸协议对台湾弊大于利

凤凰网资讯:参与者怎么看待服贸协议?

黄赞文:就我观察,大部分参与者认为,服贸协议本身对台湾是弊大于利,大家反对,但并不是绝对不同意通过,因为有人认为大陆已经让利偏多,如和美国签订这样的协议不一定获利更多。

在现场你会清楚地发现,有人希望落实民主程序(“国会”监督行政)但不反服贸;有人认为服贸协议对台湾弊大于利所以不必签;也有人是根本反对过多的自由贸易,认为台湾的弱势群体会因贸易受害却沒得到补助。

总体来说,民众的立场并不绝对一致。有人比较关心民主程序;有人比较关心经济,认为服贸协议会导致台湾青年人失业增加;有人则比较关心社会公平正义,关心谁得利、谁受害;也有人认为台湾在国际上没有“主权”,签订协议后会处于弱势地位。

凤凰网资讯:对大陆尚有疑虑怎么讲?

黄赞文:学生们认为,人才、资金流入大陆,会导致台湾空虚。虽然马英九任期内两岸关系和谐,但是台湾在国际上没有“主权”,人们无法确定大陆会给台湾带来什么,因此对与大陆的关系会非常敏感。 

之所以反对黑箱服贸协定,就是因为学生们提出疑问:如果真那么好,为什么什么都不告诉人民?有什么见不得人?

基于捍卫“宪法”的公民良心挺身而出

凤凰网资讯:有人可能会把反服贸和支持“台独”等同?

黄赞文:我非常不满有人将反黑箱服贸扣上“支持台独”的帽子。我大概说一下台湾人对“统独”的看法。根据台湾选举与民主化调查、亚洲民主动态调查台湾篇和台湾社会变迁调查的统计,台湾人的“统独”立场近几年整体比例没什么变动,支持维持现状的最多,马上“独立”或马上统一的都很少。

以上是整体的状况。可是如果看追踪调查,就会发现很多个人的立场会改变,只是整体层次的比例相当稳定。

凤凰网资讯:林飞帆说“我叫林飞帆,我主张台湾独立”。你怎么看林飞帆和陈为廷这两个此次运动的领导者?

黄赞文:陈为廷和林飞帆,他们两人都是支持“台独”的,但是与这次反服贸的诉求无关;每个人对这种议题,都有各种立场。不过抗争现场,尽管大家立场态度不同,但对服贸有几点共识:谈判过程违反民主程序(没有让“国会”和民众参与监督)、被伤害的弱势群体没有得到政府的照顾、台湾有“主权”和“国安”疑虑和台湾整体经济可能无法得利。

凤凰网资讯:有分析指林飞帆口口声声说“太阳花”是纯洁的学生运动,可是政治立场以及与民进党的关系让人质疑,说他们充当了民进党的枪手。他们真正代表了学生的意见吗?

黄赞文:一方面,学生运动并不是那两人独裁,而是有一个决策圈,决策圈不是运动所有的参与者都可以参加的,组成决策圈的人,有学生,有民间社团,还有学者。但具体的决策圈怎样形成的,我们也非常好奇,已经有人想要着手研究。

另一方面,他们的意见并不一定能代表学生意见,但这并不重要。原因有二:

首先,他们没有想要代表任何人,所以不能用代议政治的逻辑去批评他们。他们的行为,不是代表人民,而是拋砖引玉——不管你支持或反对,都要面对两岸关系,都要面对台湾民主政治的缺陷。

其次,这次主张是公民不服从,是一种公民抵抗权。当民主政治走入危机,又无法自我修正时,人民可以抵抗,要捍卫民主。这是一群公民基于捍卫“宪法”的良心挺身而出,然后一呼百应的逻辑,而不是代理人或者托付者的关系。

社会抗争虽有一时的成本,却会带来无法计算的公共财富

凤凰网资讯:占领“立法院”之后,他们曾说行为代表人民,因此才有评价称这场行动是彻底的民粹运动?

黄赞文:虽然大部分媒体都说这是“学运”,但我认为这场运动绝对不只是学生运动。当初攻占“国会”成功,主力虽然是学生,其实有很多成年人在帮忙,包括牵制警力。

另外据我观察,参与者中有一半是学生,但有一半是成年人。学生不等于纯洁,重要的是公民良心,只要有公民良心,就是纯洁的社会运动。我在现场有超过一周以上的观察,我认为我的观察比较正确。事实上深入参与运动的人,看法也与我吻合。因此,我认为这是公民运动,广纳不同立场的人,即使是支持黑箱服贸的人到现场示威,反黑箱服贸的人也都没有动手,甚至还会鼓掌。

凤凰网资讯:靠社会大众帮忙能不能举一个具体的例子?

黄赞文:譬如,有些人可能书读的不够,或者不太会讲话,但知道有黑道去骚扰时,他们就去现场的最外围保护一般民众。

还有现场有很多物资,包括睡袋、餐点、水,都是他们帮助提供的,没有那些人活动很难持续。

凤凰网资讯:黑道为什么来闹?

黄赞文:不知道。有可能是自发看不惯“社运”,也可能是有特定人动员,譬如有人猜是国民党派来的。

凤凰网资讯:有人说学生以感情代替了理智,换来了“议会”的停摆、经济的空转。你怎么看?

黄赞文:一方面,人同时有感性和理性,我们要先承认这点。另一方面,在公共议题上,只要讲出一个道理,就是好事。不管是很冰冷地讲道理,或者透过说故事来呈现心中的想法,都好。

“国会”空转的发生是学生对公民抵抗权的行使。我们有很多证据显示,民主的“宪政”已经无法自我修正,“国会”没办法正常监督“行政院”,所以宁可让“国会”暂时停转,让全台湾人民一起关注台湾的“宪政”问题。

民主不可能特别有效率,但能避免最坏的结果。社会抗议会不会有成本?会,但是经历社会抗议的成本之后,就没事了,顶多只是暂时的交通不方便,或者有一点点噪音。社会抗争,虽然会有一时的成本,却会带来无法计算的公共财富。譬如更稳定的民主程序、更多人关心公共事务。

反对国民党并不等于支持民进党

凤凰网资讯:所以就是说学生运动针对的是政党政治存在弊端,并不是反对哪一个党?

黄赞文:对。政党政治都会有缺点。无论是一党还是两党、多党,都会有问题。但是,台湾人不能忍受的是政党凌驾于“国会”之上,这也是台湾人不信任国民党的原因。原本只有一些人关注这一点,但占领“国会”后,大家都开始关注,也就有人开始不信任国民党了。但是,要强调一点,反对国民党,并不等于支持民进党。

凤凰网资讯:日前“占院”活动落下帷幕,对“占院”学生来说,撤离意味着什么?是否意味着运动的失败?原本期望的结果呢?

黄赞文:我们不只看一时的抗争,而是看长久的影响。目前看来,抗争的四个诉求全都没达到(两岸协议监督机制法制化、先立法再审查服贸、召开公民“宪政”会议以及服贸重新谈判)。马英九显然不想有监督条例。可是,台湾已经有人注意到国民党有问题了,或者说认识到代议政治有瑕疵。今后还会有会有越来越多人“乐于”监督“政府”。而且我相信,因为台湾人也无法完全相信民进党,就算国民党下台,民进党也会得到监督。民主政治不需要英雄,民主政治需要的是“监督执政党”。 

我认为,走出“立法院”,意味着扩大民主和深化民主。而民主的深化不能只停留在“立法院”内以及围墙周遭,而是要遍地开花。 

凤凰网资讯:如何遍地开花?接下来会有什么动作?

黄赞文:一方面是罢免国民党“立委”,让国民党不再在“立法院”过半,这样就无法“以党纪绑架国会”。另一方面,会持续透过网络散播监督资讯,所以只要国民党一做错事,人民就会行动,可能是向检警告发,投书,或者抗议。

但我不认为会再出现公民不服从了,因为公民不服从,就是抵抗权,这只能作为最后手段目前既然违反民主程序的服贸已经被挡下来,并且进入“国会”监督中,就没有再行使抵抗权的必要。更大可能还是进行合法的集会、游行,无论是静坐还是游行,更可能是在合法范围内动作。

双击自动滚屏 【打印本页】 【关闭窗口
免责声明:本站部份信息来自网络。仅供参考,如有不当,侵犯隐私,请联系纠正、删除,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。

陕北山丹丹文化网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 | 进入管理 | 关于站长 | 本站搜索

联系电话:QQ:16636176 联系人:雨平

琼icp备09005167